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春秋小说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 第846章 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

第846章 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

转眼间,时间已经匆匆到了纣王二十五年……

当大商朝的那位太师,也就是帝乙驾崩前的托孤大臣,让纣王自小就十分信任,同时也十分敬重和惧怕的重臣闻仲,终于不堪忍受待在朝歌看着那些西岐的跳梁小丑继续瞎闹腾,继续在西边挫辱大商朝廷的军将之后,便毅然决定起大兵三十万余,西渡黄河,过渑池,征伐西岐!!

于是,

在闻仲离开大商朝国都朝歌之后的第三天,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日益苍老,宠幸妲己时有些力不从心,且又有些耐不住长生诱惑的纣王,便再一次命令那个和翠屏山出云峰门下的那些个门人弟子有交情的申公豹,利用那神奇的导标旗,带着他和妲己以及另外两名侍卫,仅仅五人便来到了翠屏山出云峰山腰的这个显得越发兴盛的火焰大仙的门派驻地这里。

“……”

看着远处那个被放置在一汪仙湖正中间,被团团玄妙阵法和出云峰门下的数排劲装弟子团团保护着的主神大光球,纣王在心下暗恨的同时,也不由得微微有些叹气。

“陛下,这里的房舍真是漂亮呢,天庭之上的楼宇台阁,恐怕也就不过如此吧?”

虽然这些年里听说过很多次此处的玄奇,但是,这其实还是第一次跟随纣王来到翠屏山出云峰这里的妲己,在看到眼前的这个欣欣向荣,恍如仙家福地一般的门派气象之后,便不由得感慨起来,且还对那些修为不俗,衣着大异于常人,但是却个个精神饱满,道行精深,且还隐隐有着神兵利器或法宝傍身的出云峰弟子们感到十分地惊诧和好奇。

当年,

她在听闻此处的玄妙神奇之后,也曾有过来一探究竟,甚至隐隐一度有过加入这个门派的想法……但很可惜,她肩负使命,不敢擅离朝歌,而等到想要来的时候,却听说出云峰门派已经不再招收外门弟子了,让她每每想起都感到遗憾不已。

“御妻之言是矣!”

纣王点点头,拍了拍对方的腰肢,算是赞同了自己身旁的这个爱妃妲己的观点。

“……”

“孤王这应该是第三次来到这座小小的翠屏山出云峰了,每次来,此处给孤王的感觉就都不太一样……”

“但是孤王感受得到,此处变得越发地兴盛了,哪怕是孤王朝歌的王宫庭院,亦是远远不如多矣!!”

如果是一般的诸侯,或者是富商,亦或是其他的庶民,要是那些人能够住在这样的一个比他帝辛自己的王宫还好的地方的话,早就被他随便找个无视君上的名目给杀掉并霸占这里了!

但是很可惜,住在这里的不是那些可以任由他纣王用权力和士兵宰割的普通人和贵族,而是一位据说来头很大的神仙的门派弟子!

同时,

这里还是那一位从未见过的‘火焰大仙’的洞府!

是以,哪怕再怎么嫉妒或者忌惮,单单是看着周围那些朝着自己投来异样眼神,往来匆匆的修士,看着那些飞来飞去时隐时现,且身上仙气缭绕,宝光四溢,肯定就是术法高强的仙家弟子,他帝辛哪怕贵为一国之君,在这种情况下,也是不敢轻易去招惹那些修士的,特别是在他还有求于人的时候?

“好一个翠屏山出云峰!!”

“哼!足足二十余年了…...难不成,那个火焰大仙至今都还没有回来过?二十余年间,孤王来此处寻了她足足三次,遣人送来亲笔书信至少数十封有余,金珠灵草等礼物更是无数,可那火焰大仙却是连个回信都没有,端地是好大的架子,欺孤王太甚~!!”

越想越是憋屈,越想越是生气,同时看着那些华丽异常的亭宇楼阁,看着那些精美程度远超朝歌王宫的房屋,看着那些身强体壮,精气饱满的修士,纣王便有些酸涩地冷哼了一声。

他觉得,一定就是那个火焰大仙故意无视于他,故意视他如蝼蚁,故意刁难于他,不将他这个人间的帝王给放在眼里,所以才会一直对他不理不睬,甚至连个回音都没有的!

想着想着……

他心底里的怨气就更大了……而要不是这里位于东海,远离朝歌,他派兵可能也打不过盘踞在这里的那些修士的话,恐怕他都有点想要下令将这座翠屏山出云峰给烧了的冲动了!

“陛下息怒……”

“妾曾听闻,‘天上一日,地下一年’,说不定,那个火焰大仙此时在天庭之上多待了些日子也说不定?”

虽然同样也不认识那个火焰大仙,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那一路神仙,但是,在看到出云峰这个门派的盛况之后,料定那个火焰大仙不会是普通仙神的妲己,在不愿意惹祸上身的情况下,便罕见地凑过来,开始温言劝慰起了忿怒之中纣王,并为那个素未蒙面的火焰大仙开脱起来。

“御妻之言有理,看来,是孤王唐突了……”

拍拍对方挽着自己手臂的玉手手背,觉得对方说的也不是完全就没有道理的纣王,在暗自恼怒了一会后,便只能感叹着,再次看向了远处的那个正散发着光芒,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的主神。

看了一会,仍旧跟以前一样看不出个所以然来的纣王,要不是看到现在仍旧是朗朗乾坤,日头高悬的话,他差点就以为那是天上的落日了!

“哈哈哈!”

“大王勿怪!算起来,我等的那位老师,却是真的有足足二十余年未露过面了,除了我们出云峰的那五位师兄师姐,这座出云峰的山巅,连我等也是上去不得的啊……”

忽然,在申公豹以及纣王、妲己等人踌躇不前,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个爽朗的笑声响起,随后,一个头上顶着一对硕大的大牛角,身上肌肉虬结,看起来孔武有力威风凛凛,且足足有着近一丈多高,穿着精美的蓝色战甲,肩上还扛着一柄燃烧着熊熊烈焰的巨大禅钺的牛头妖怪大跨步冲到了正在感慨的五人的面前,还吓得纣王和妲己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

“你……”

“你又是何人?!”

看到自己身后的两名王宫护卫勉力上前,抽剑挡在自己的面前后,纣王才强自镇定地喝问了对方一句。

“……”

而这时的妲己却没有敢说话,只是怯怯地躲在纣王的身后,有些惊骇地看着对方肩膀上扛着的那柄燃烧着熊熊火焰的玄妙神兵。

她有点不明白,为什么那些让她忍不住颤栗的火焰,却烧不到那个扛着武器的牛头怪?难不成,他不怕那些似乎能够降妖伏魔的火焰?!

“陛下莫须惊慌!”

“这位,便是贫道时常跟陛下说起的那个力拔山兮气盖世,一怒震乾坤,杀气凝如山的翠屏山出云峰得道真修巨魔王!!”

没有等双方在闹起更多的不快,申公豹便赶紧走到了双方的中间,并同时挥手斥退了那两个在他看来完全就没有任何作用,纣王带着来也最多只是心里安慰的王宫卫兵,然后同时给双方做着介绍道。

“见过商朝的大王!!”

等到自己的好友申公豹介绍完之后,巨魔王便咧嘴笑着,稍稍抱了抱拳,就算是对纣王行过礼了。

“真、真壮士也!!”

咽了咽口水,再次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一头虽然这么大的牛头妖怪,对方确定是妖怪无疑,但是身上却没有一星半点的妖气,这让纣王纠结了许久,最后也只能缓缓地冒出了这么一个算是赞美对方,让彼此的气氛不算太尴尬的词汇。

“这位壮士……”

“不知你肩上扛着的是甚法宝,还着火着,看起来好生吓人?!”

仍旧躲在纣王身后,有些不敢直视那柄武器身上火焰的妲己,这时也一边掩着面容,一边有些难受地向那只牛头怪询问道。

“……”

“此乃神兵护法灭魔!”

“据说是西方教中的护法之神器,柄乃是吴刚所伐月宫桂树之枝,神匠雕刻,斧乃是天界真神以千年玄铁在八卦炉炼化而成,上有西方教的梵文,妖怪看到后就会退避三舍!”

挥舞着手里燃烧着熊熊烈焰的武器,看到有些惊吓到了对面的人类君王和贵妃之后,巨魔王想了想,并一番手,让手上的神兵利器直接消失不见。

其实吧,他巨魔王用自己兑换来的火眼金睛一眼就看破了那个贵妃妲己的真正身份,并知道对方为什么会那么惧怕和忌惮自己刚刚还拿在手里的武器,所以,他才会把自己在师门驻地时时常会放出来炫耀的宝贝武器给收了起来。

狐狸精什么的,在翠屏山这里并不罕见,所以,他也并不是太在意!

毕竟,他的师门里的狐狸精师姐师妹们也不少,况且,既然那个申公豹自己都不去说,那他也犯不着去给那个人类的君王提醒,再说了,他们彼此之间又不熟,不是吗?

“好一柄神兵利器!!”

看到对方直接将武器给收了起来,妲己才在心底下输了口气,并看到对方并没有太过于关注自己的异常之后,才暗道一声侥幸。

“这位壮士!”

“孤王刚刚听你说……你们的那位老师,那个火焰大仙,真的二十余年都没有露过面,你也从未在山上见到过?!”

看到双方现在总算是相互认识了,而对方也示好一般收起了那柄巨大且又骇人的武器,纣王才赶紧问起了自己最为关心的事情。

他迫切地想要知道,那个火焰大仙,她到底在不在山上!如果在的话,他就必须要见一见对方,然后哪怕厚颜无耻,他也要讨要来一颗让自己延年益寿的丹药!!

“是!”

“某在山上跟随主神学艺二十余年,从未曾得见过老师真颜……”

巨魔王先是挠了挠头,然后才有些遗憾地朝对方摊了摊手。

这事情说起来也是奇怪得很,明明他们就是翠屏山出云峰的弟子,可哪里又有弟子不认识老师,老师不出来见弟子的道理?

这种情况,要是换成一般的门派,恐怕人心早就散了!

然而,在他们出云峰的那个主神的作用下,他们不仅没有散,反而还异常地团结友爱起来,每每还都让一些试图上山捣乱或者意图不轨的仙神魔怪铩羽而归!

“……”

“壮士可否替孤王上山去通报一声,就说朝歌的帝辛求见?”

有些不死心,不太愿意相信这个残酷事实的纣王,在迟疑了一下之后,便有些无理且习惯性地用半命令的语气朝着对方说道。

“不行!”

“出云峰之巅有老师的阵法护持,这二十年来,我们试过很多次,试过很多办法了,谁也都上不去!!”

巨魔王瓮声瓮气地说着,并有些不满地瞟了一眼身前的纣王帝辛。

他刚刚其实并没有全说实话,因为,出云峰上边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上不去,像他们的那五位师兄师姐,除了常年宅在山顶上几乎不露面的大师兄之外,二师姐松树大仙、三师姐精卫、四师兄鲵大王、五师姐松鼠仙子都是可以自由上山下山的,并没有什么阻碍……可以说,那五个师兄师姐,就相当于是出云峰门下的首席,是他们的那位老师的半个内门弟子了!

但是,看到眼前的这个颐指气使的纣王,巨魔王便觉得,那种事情,似乎完全没有必要去跟对方讲述?

“……”

“火焰大仙当真不在?”

有些不死心的纣王再次抬头,很无力地直视着那个体型健硕高大的巨魔王的双眼确认着问道。

“当真不在!!”

“道兄勿怪,某还有点事情,改日再叙,这就先去忙了,你们请自便?”

纣王无礼,在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情况下,巨魔王不想继续在这里跟这些人耽搁时间,便朝着申公豹抱拳行了个礼后直接大跨步瓮声瓮气地离开,只给纣王和妲己等人留下一个宽厚雄壮的背影。

“!!”

“哼!”

“既如此,国师,咱们现在回朝歌去吧!!”

听到对方语气,看到对方的态度之后,纣王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就反应过来的他,便懊恼地一挥衣袖,示意申公豹用哪个什么导标旗送自己离开,省得留在这里让他看着怄火!!

毫无疑问,今天来这里求见火焰大仙和求取长生不老药的事情又落空了,所以,纣王已经没有了继续闲逛的意思,甚至连之前申公豹提议的可以询问其他出云峰门下弟子,看看那些修士们有没有办法的事情都给直接抛诸了脑后。

“是!!”

有些无奈地看了纣王一眼,看到对方心下已经做好决定之后,申公豹便只好又拿出了另一张红色的,已经将坐标定在了朝歌王宫大殿里的导标旗……这些东西,都是他申公豹从出云峰门下的弟子手里得来的,有些是别人赠送给他的,有些是他用一些自己用不上的东西在出云峰半山腰的这个门派驻地的市场里换来的,很是神妙好用!

“急急如律令!!”

虽然导标旗并不需要咒语,但是,申公豹在看到纣王和妲己两人准备好之后,便在喊出咒语的同时,猛地一挥手上的导标旗,让他们五人瞬间消失在了翠屏山出云峰的这个门派驻地里。

看到五人的消失,周边的那些修士们却见怪不怪地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完全没有将刚刚到来过的那大商朝的纣王和王妃等人方向在眼里。对他们来说,主神、任务、奖励点、兑换物品等等关键词,才是他们想要去关注的东西。

至于大商王朝的纣王.......

很抱歉,那种凡夫俗子,并不是他们这些得道真修们需要浪费时间去在意的!

——————

加勒比海……

‘欧~!’

..∑^){=...

‘欧~欧欧~!!’

..∑^){=.....欧~!∑^){=...

放眼望去,此时,这一片一望无际的碧蓝海域正风平浪静……

在帆船头上的,是那如同宝石般的蓝天和白云,海风袅袅,吹得洁白的船帆上边的那面五火球神教的旗帜猎猎作响,如同旗帜里的五朵火焰烧出来了一般?同时,那十数只海鸥正在桅杆上方盘旋并鸣叫着。

它们在跟随船只飞行捕鱼,并且在飞累了之后,时不时地还降落下来,就站在桅杆船帆的顶部横杆处歇息,有些甚至还降落到甲板上来,既不怕人,也不担心海船到底会把它们给带到什么地方去。

无畏号,这艘对已经统一了全球所有土地的火焰帝国有着有着重要纪念意义的魔法风帆船,在这个时候,竟然再一次载着杰克?斯派洛以及帝国很重要的人物夏洛特?米列等人扬帆出海,来到了一望无垠的浩瀚深海里。

“……”

站在船头的船舷边上的夏洛特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管某个站在自己身边的,将好好地将军服给穿得邋里邋遢的家伙,只是用她那迷雾般的双眸愣愣地看着远处的地平线和碧蓝的大海出神着……

至于她现在的思绪到底飞到了哪里,恐怕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了。

“!!”

“喂?”

“亲爱的夏洛特大人?”

“尊敬的执政官阁下?或者是……帝国的女皇陛下?!”

在对方旁边转悠了两圈,看到对方就只是看着远处,且双目没有焦距,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不搭理自己后,捏着兰花指,扭着屁股的杰克?斯派洛便凑到对方的身边,一脸试探着换了好几个不同的称谓。

“闭嘴吧!!”

终于,夏洛特有反应了……

她甩手就是一个默发的无咒魔法,直接将某个胆大包天,还想要凑到自己耳边的丑恶的男人给直接弹飞到了远处,还狠狠地撞到了那捆着一圈又一圈缆绳的船头副桅杆上。

“杰克?斯派洛!”

“请注意你的措辞!我可不是火焰帝国的皇帝!”

“身为帝国的将领,我请你记好了:我们火焰帝国的皇帝永远是我们女巫的主人,是我们神教的火焰女神!而管理国家的是议会,维持国家稳定和统帅军队的是火焰神教和我们女巫!”

“虽然我现在卸任了首席执政官的职位,但我仍旧是五火球神教的大祭司,所以……杰克?斯派洛海军上将先生,你也是帝国的元老了,请你说话稍微注意一点,如果你不想被关到监狱里度过余生的话?!”

伸手将对方压迫在桅杆上许久,让其在那里一直动弹不得,并不得不祈求地朝着自己投过来求饶的目光后,夏洛特才冷哼一声,再次一甩手,撤销了对方身上的禁锢法术。

“咳咳……”

“哈!哈哈!夏洛特女士,伟大的夏洛特祭司大人,我真的只是想跟您开个玩笑而已,您何必当真呢?”

发现自己刚刚是自寻死路,竟然敢去招惹那个凶悍女巫的杰克?斯派洛,在从木头甲板上爬起来之后,便有些讪讪的摸了摸鼻子,一边揉着自己的胸膛,一边媚笑着退开到了一边。

“玩笑?”

“哼!杰克?斯派洛……”

“要不然,别以为我就不知道,事情其实就是你弄出来的……是你主动放弃了那个带着魔力的指南针,所以才让它们的诅咒得以解除……而现在,它们那些亡灵在在海上肆意猎杀我们帝国的商船和军舰,你以为我为什么会执意带你出来?!”

板着脸,夏洛特的眼神渐渐变得凌厉,又恢复成了那个冷酷无情的帝国大祭司,然后朝着那个眼神闪烁,不敢跟她对视的家伙逼视了过去。

“!!”

“啊?夏洛特阁下,您……您真的连这个都知道?!”

杰克?斯派洛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连说话都变得吞吞吐吐的了。

因为据他所知,知道他那个事情的人,不是死了就是被镇压了,而赫克托?巴博萨也不是那种嘴杂的人(才怪?),所以,他对于自己的秘密这么快就被对方给掌握而感到些许的恐惧和忌惮。

“哼!”

“杰克!你以为……我难道就只是个只会宅在神庙里祈祷的老女人?你以为,我们女巫的力量就仅仅只是你们看到的那些?!”

也就是眼前的这个帝国的元老了,而且现在她也有点触景生情,而要是换成别人或者在别的地方,她又哪里会说得这么多?

“难道不是?”

“喔!不不不!纠正一下,您应该是……是一个漂亮的,富有魅力的好女人?”

不小心说漏了点什么的杰克?斯派洛生怕又遭到对方魔法的无情毒打,于是他便赶紧更正着自己刚刚说漏嘴了的真心话,开始满嘴跑起了火车,那种帝国里开始慢慢普及的新玩意。

“……”

“杰克……你在私底下说我们女巫坏话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夏洛特本来还想发作的,但是想起对方的那些斑斑劣迹之后,觉得多说也没有什么用处的她,便狠狠地吁了一口气,直接转身,继续看起了自己的海。

当年,

她们女巫的主人,她们教派的那位女神,据说就是喜欢跟自己一样,站在船头这里了望远方?只是……足足二十多年了,她哪怕日日夜夜都勤勤恳恳地祈祷,可对方却一直没有再次降临这个世界的打算……也不知道,在她老死之前,还能不能见到对方?

又或者,她干脆就效仿那些阿兹特克金币的诅咒,在合适的时候,将自己给变成那种不死不灭,很可能还会扭曲心智的丑恶亡灵?!

“哈!您也知道,那是私底下说的,那做不得数的?”

看到对方没有继续追究自己的意思,杰克?斯派洛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

“夏洛特皇帝陛下……”

话没说完,杰克?斯派洛又被对方猛地回过头的那个凶恶的表情给吓得将自己的话给吞了回去。

“瞧我!!”

装模作样般狠狠打了自己一记耳光,杰克?斯派洛才继续说道:

“那个……夏洛特祭司大人,我觉得吧,那些可恶的邪恶的亡灵,那个传说中的萨拉查船长,他们解除封印后跑出来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他再差也是能能帮我们帝国剪除那些海盗和有劣迹行径的人?”

“你看看,现在海上稽查队的工作都变得轻松了,海盗都快死绝了,要不……咱们现在就掉头加速回去哈斯塔城去吧?!”

杰克?斯派洛一点都不想继续在海上飘着,他只想快点回去,回到陆地上去!然后,在女巫们没有解决掉麻烦之前,他说什么都不出海了,哪怕依靠吃俸禄混日子,他也认了!

毕竟,他的俸禄和某些福利,可是很优渥的,足够他舒舒服服地在陆地上过完余生了的。

“请闭嘴吧!杰克!”

“你在打什么鬼主意我会不知道?放心,我也不想跟你这个油嘴滑舌的家伙待在一起!所以,我劝你还是快点想想办法,让那个家伙快点来找你!要不然,回去后有你好看的!!”

出海一天多了,而想象中的敌人却还是没有到来,这让夏洛特感到有些不耐烦……因为,她现在虽然不是首席执政官了,但是她可还是教派的大祭司,可不能离开首都太长时间。

这个新兴的国家少不得她的坐镇和威慑那些屑小,要是她长时间离开,就肯定会出乱子的!!

“不……”

“夏洛特大人,您还想怎么样呢?我的祭司大人?您看看,我现在都已经很老了,身为帝国的海军上将,可还是不得不跟您出海打亡灵,我已经很努力了的,我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将它们给找出来…….”

说着说着,杰克?斯派洛便有些忐忑地看着四周的海面,生怕某些他不愿意看到的东西突然从海平面的原处出现。

“对了!”

“夏洛特大人,您真的确定,您的魔法能够烧死那些受诅咒的亡灵?咱们的战斗女巫不是已经试过了吗?你们的那些火球术好像只能驱赶走他们,可是却怎么都烧不死?”

杰克?斯派洛有点担心,虽然他知道女巫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特别是眼前的这个女巫的大头目!那没说的,实力杠杆滴,一人灭一个小国那是绝对没有太多的问题!

但是……

他还是有点担心,因为他可是知道的,女巫的火焰似乎奈何不得那些个被大海的诅咒力量催生的邪恶亡灵!!

以至于它们这段时间才会在海上一直持续袭击和残杀海盗,残杀那些有过海盗行为的船只和帝国海军的某些将领们……反正,曾经有过海盗行为的,甭管现在是什么身份,哪怕是像巴博萨那种已经洗白了的帝国的海军将领,也一样是被那些亡灵袭击的对象!

特别是他杰克自己,那就更是对方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目标,哪怕他明明已经从良了也都是一样!反正,响起自己不得不出海的时候,那个老对头巴博萨那幸灾乐祸的笑容,他就忍不住一阵阵凉气和颤栗感从脚底下升起。

“……”

“杰克?斯派洛!你知道吗?你整出的这码事情,让帝国的海上运输和海军部队蒙受了不小的损失,我现在正在考虑,等你回去后是不是就让你提前退休?”

这次杰克?斯派洛弄出的事情,且对方还胆大包天到敢不事先通报自己,这让夏洛特心下一直憋着一团火,所以她觉得,这一次,必须要给对方适当的惩罚,以儆效尤!而撤销对方的海军职位,然对方提前退休滚蛋,就是力度合适的惩罚措施之一!

“提前退休?”

“不不不!夏洛特大人,您可不能这么做,我今天才刚满五十三岁,我还年轻,我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结婚呢,我最少还能再在海军里干个二三十年,您可千万别跟我客气,尽管使劲差遣我好了,我保证不会比那些个刚刚从军校毕业的小子们更差的!”

能够动摇他杰克?斯派洛海军上将职位的人没有几个,而偏偏眼前的这个女人便有一票决定和否决权,所以,他现在是真的有点怕了,他可不想这么早就被踢出局去。

“闭嘴!”

夏洛特忽然又换了一张脸,冷峻地叱喝了一句。

“什么?”

杰克?斯派洛一脸懵圈……

“它们来了!!”

不再理会某个该死的男人,夏洛特直接凝神看向了东边的海平面。

‘欧!欧欧!!’

..∑^){=...

..∑^){=.....∑^){=...

这时,桅杆上的海鸥也如同是受到到了什么惊吓一般,纷纷同时惊叫着离开了它们的那根桅杆,四散开来,朝着它们觉得最近的陆地或是岛屿的方向逃了去。

“!!”

“不会吧?!”

很快,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的杰克?斯派洛第一时间拿出了自己的望远镜,赶忙跑到船舷处,然后朝着女巫视线的远处那地平线望去。

“啊~!!”

噗通!

惊呼一声,同时手一抖,杰克手里的望远镜便掉到了海里,然后他一个机灵,想到了些什么之后,就赶紧跑到了女巫的身后,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

“嘿嘿……”

“那个……夏洛特大人,您待会儿一定会保护我的,我说的对吧?”

谄笑着,杰克?斯派洛在露出了他的大金牙的同时,还有些讨好一般凑到了穿着朴素的暗红色火焰图案祭司袍的夏洛特肩膀胖,用有些忐忑的语气很小心地问道。

“……”

“如果火焰真的消灭不了它们的话,我会考虑把你交出去解除他们的诅咒的!!”

淡淡地说了一句,夏洛特仍旧将自己的视线放在远处那艘没有船帆,速度却异常惊人的敌舰上,看着对方从海平面的尽头朝自己这边快速逼近。

“!!”

“不不不!我向上帝发誓:您把我交出去也没用,他们就算杀了我也不会解除诅咒的,他们还会一直在海上流浪,四处袭击帝国的商船军舰,哪怕是咱们的那种最新型的钢铁蒸汽轮船,恐怕也抵挡不了它们那些怪物的袭击!!”

为了引起对方的重视,为了自己的小命,杰克?斯派洛开始大声地赌咒着,向他并不信奉的某个神灵赌咒道。

“我当然知道!”

“还有,如果你不想我一把火先把你给烧了的话,你那张好几天不刷牙的臭嘴就最好离我远点?”

夏洛特皱了皱眉,有些嫌弃地往前边挪了一步。

由于养尊处优的原因,哪怕年近四十,可看起来仍旧只有二十余岁的她,显得仍旧惊人地美丽,不断地往外散发着致命的魅力,并时不时还引得这艘老旧木头帆船无畏号上的帝国水兵们频频投过来倾慕的那种目光。

“噢!”

杰克?斯派洛连忙捂着自己的那镶嵌着金牙的嘴退开了几步,然后才咧开嘴笑了起来:

“纠正一下,我不是几天没刷牙了,事实上……我这个月就没刷过牙!不过,我上个月刷过?!”

说完,杰克还咧嘴笑了笑,露出了他那满是牙垢和食物残渣的满嘴大黄牙和那几颗异常显眼的金牙。

在他看来,刷牙那种事情多麻烦啊?最多,有空的时候随便灌几口朗姆酒漱漱口也就是了,既省心又省力,还能消毒和解乏,那多好啊?!

不过,现在在这个女人的这艘船上,对方不准任何人喝酒,也不准任何人携带酒精饮料上船,让他这两天好不懊恼难受!!

“闭嘴!滚!!”

看到原处那艘船已经靠近,眼看就要接触的夏洛特,最后朝着对方警告了一声。

“啊……”

“好好好!我滚,我滚那还不行吗?那些亡灵,那个萨拉查就先交给您了?”

说完,杰克就如蒙大赦一般,赶紧跑到了那一群水兵的队伍中,躲在人群的后边,准备看看那个女巫头子以及那些小女巫们的精彩表演

“……”

看着那艘根本就不算是船的‘船’靠上来,夏洛特便张嘴叱喝着道:

“萨拉查!!”

“被诅咒的邪恶亡灵!看到我们船上的旗帜没有?这里是火焰帝国的魔法战舰无畏号,这是吾等的真神乘坐过的神迹战舰,你们这些邪恶的存在,祸乱帝国海域的怪物,还不快点束手就擒?!”

不打算和对方浪费时间,看到敌人靠上来,看到那艘船上爬满着的那些恶心肮脏的亡灵怪物后,夏洛特觉得还是速战速决比较好,所以当场就向对方喊出了最严厉的措辞。

“呵呵……哼哼哼……”

“又是那种麻烦的女巫…….上去!毁了她们的战舰,杀不了女巫,就给我先杀了那个杰克斯派洛!!”

已经不是第一次跟女巫放对的萨拉查船长,看到那艘船上竟然有着不少的那种女巫之后,心下懊恼的他,便狠狠地一挥手,打算先解决了那个他们最痛恨的杰克?斯派洛,然后在女巫放出那种让他们能感觉到疼痛难忍的火焰之前,就赶紧逃离这里?

反正,他们可绝对不想再被那种会飞的女巫一顿好烧了!!

“!!”

杰克转身就想逃跑,然而…..他很快就发现,他却被两个水兵给结结实实地架住了胳膊?

“喂!!”

“你们想要干什么?我可是帝国的海军上将!小心我回去撤了你们的职,关你们的禁闭,把你们丢进监狱!!”

不知道对方到底想要做什么的杰克?斯派洛,便有些色厉内荏地咆哮着向两名士兵威胁着道。

“……”

“抱歉!上将阁下!回去上岸后您就要被议会劝退,然后不得不提前退休了!您无法惩罚我们。”

两名士兵对视了一眼,然后其中的一个面无表情地对某个海军上将平平淡淡地说了一句。

“……”

夏洛特没有管身后的杰克?斯派洛,也没有理会那些正狞笑着,准备用那艘怪异的破船‘吃掉’无畏号的亡灵们,而是一挥手,从自己的长袍里拿出来了一根三叉戟样式的,像是珊瑚,又像是金属制成的法杖。

“!!”

“哈!海神的三叉戟?!”

要不是亲眼看到,杰克?斯派洛都差点忘了女巫们还有那玩意了!!

“太好了!”

“夏洛特大人,您早点说您带来了这玩意不就行了?!”

这下子,彻底放心下来的杰克?斯派洛不打算跑了,也不再挣扎,就那么老老实实地让两名水兵架着自己的胳膊。

“冥顽不灵!!”

看到亡灵不认识自己手里的东西,看到对方仍旧气势汹汹地冲了上来,还打算毁掉自己的船,并没有丝毫谈判或者认输的意思后,夏洛特便开始输出法力,将手上的三叉戟狠狠地在船甲板上一顿!

随后,

唰!!

一道光波一样的魔法能量,便在刹那间朝着四周猛地冲刷而过!

哗啦啦~!!

‘哇啊!!!’

‘啊啊啊!!’

‘救命啊啊啊!!!’

噗通!

噗通~!!

刹那间,那艘只剩下几根架子的鬼船框架,便如同失去了生命一般轰然垮塌……随后,理所当然地,那些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被解除了诅咒的幽灵们,便纷纷惊呼着一个个掉到了海里!

“哼!”

“乌合之众!不过如此?!”

看到对方果然是被大海的力量给扭曲的怪物,夏洛特便冷哼了一声,然后一挥手,对着自己身后的那些女巫们下令:

“去!把他们全都捞起来,揪回哈斯塔城接受帝国法律的审判和制裁!!”

那种没有实体的亡灵的话,那些普通的战斗女巫可能还真的奈何不得它们,但是,对方的诅咒解除,已经变回了活人之后却可以。

“是!”

“遵命!!”

听到命令,那些女巫们便纷纷应是,然后不等那些士兵动手,她们便一个个凭空飞了起来,飞到了海面上,还让一根根缆绳从船上飞去,如同一条条灵活的海蛇一般,轻而易举地就将那些落水挣扎的‘前亡灵’们给一个个捆住并从海里拎了起来,一个接着一个地丢到了甲板上。

“放开放开……”

某个一个月都没有刷牙的上将阁下开始努力挣扎起来。

“啊哈!”

“瞧瞧这是谁?伟大的……传说中的萨拉查船长,不知道您还记得我吗?!”

看到这么轻易就将自己惧怕的敌人给全部抓获,在惊喜之下,杰克?斯派洛便使劲挣脱开两名水兵挟持着自己的手,捏着兰花指,扭着屁股上前,凑到了那个萨拉查船长的跟前,还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脸颊,确定对方不是亡灵而是活人之后,才终于放下心来并笑嘻嘻地向对方调侃着道。

“该死的海盗杰克斯派洛!!”

不知道自己等人为什么会被解除诅咒的萨拉查船长在欣喜之后,又有些咬牙切齿地朝着眼前的家伙咒骂起来。

“海盗?”

“不不不,我现在是火焰帝国的海军上将,你才是海盗!!”

披着一身官皮的杰克?斯派洛船长,可不会承认自己是海盗!事实上,他已经从良了足足二十年了……

“!!”

“西班牙帝国不会放过你们的!!”

萨拉查发现挣脱不开身上的那些自己会动的绳子后,便狠狠地唾了杰克?斯派洛一脸。

“噢,该死的上帝啊……”

“你还不知道吧?萨拉查,现在这个地球,一整个的地球,它都已经是火焰帝国的地盘了,一整个都是,都快二十年了……”

生怕对方无法理解自己的话,杰克?斯派洛还用两只手比划着,滑稽地想向对方解释地球到底又多大。

“……”

“杰克?斯派洛!你请适可而止吧!!”

对于这些哪怕被诅咒变成亡灵后都还四处打击海盗的西班牙帝国前海军和传奇将领,夏洛特其实心底下是很崇敬的……毕竟,她以前也曾对海盗和海盗行为感到深恶痛绝!!

但是,

对方袭击了她们火焰帝国的数十多艘舰船,害死无数人命也是个不争的事实,而帝国的法律和尊严不容侵犯,所以,对方肯定是要被抓回去并接受法庭的审判的,她刚刚没有当场烧死他们,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

忽然,夏洛特发现了某些异状,感觉到了某种冥冥中的联系?

“那是……”

顺着那股联系,她呆呆地抬起头来

然后,她看到了不知什么时候,原本停靠着海鸥的那根桅杆横杆上,竟然不正好端端地坐着一个侧着脸,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们的,某个很眼熟且还让她隐隐有种热泪盈眶感觉的俏生生的小女孩?!

“嗨!”

ヾ(o′▽`o)ノ°°.°你们好啊?°.°

很显然!

那,就是专门给她们女巫送主神回来的小安妮了。

“夏洛特姐姐,还有大金牙蜀黍,你们最近还好吗?”

o(*^▽^*)o

“我现在回来看你们了哦!那个,人家还带回来了一个很好玩的礼物,是一个大光球,怎么样,你们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

在小安妮说话的同时,天上缓缓地朝着无畏号的甲板,降落下来了一个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大光球,还让甲板上的女巫和士兵们产生了不小的骚乱。

“吾主……”

“我的女神大人……”

夏洛特惊愕着张开嘴好一会,完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的她,这才才忽然放开了手中的三叉戟,任由其摔落甲板后,才缓缓地作着一个自己平时祈祷的样子,在甲板上半跪了下去,并在嘴里念叨起了往日里的那些祷词:

‘吾主……您是最闪亮的光,最灼热的火焰,您是黎明之后最温暖的那颗太阳!我们会一直追随您的脚步,直到世界的尽头……’

‘您的意志,就是我等的使命!’

‘您的之视线之所向,即是吾等利剑之所指……’

虽然,她知道她们的那个小女神大人从来都不会要求她们这样去做或者祈祷跪拜之类的,但是,她仍旧第一时间这样做了,就如同她这些年来一直对首都里的那个聚集着海量的愿力,差点就凝出意志的神像所做的那般。

“是你!!”

“喂!小家伙!你认错人了,我叫杰克!杰克?斯派洛!不是什么大金牙叔叔!!”

好一会,才认出那个小女孩,并发现对方真的如同神灵一般,在一团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光球中现身,且还仍旧是那个八岁小孩的样子,一点变化都没有之后,杰克?斯派洛才赶紧纠正着嚷嚷了起来,并收货了无数女巫和信仰着五火球神教女神的士兵们那愤怒的目光。

——————

(*?′╰╯`?)?票票?(?′╰╯`?*)

?*??(ˊ?ˋ*)??*??国庆快乐????*??(ˊ?ˋ*)??*?

喜欢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请大家收藏:(www.chunqiuxs.com)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春秋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最新章节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全文阅读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txt下载 - 暗影熊的全部小说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春秋小说

猜你喜欢: 末世盗贼行美漫世界的武者电影的世界末世超级商人诸天最强肉盾全球神武时代神级影视大穿越末日轮盘纣临位面宇宙从超神学院开始的穿越日常我的师父很多高魔地球从姑获鸟开始万界最强狂帝我的小人国都市强无敌外挂系统星际之全能进化末世胶囊系统我有一枚圣文字最终进化科技图书馆带着星际闯美幻刀碎星河无相进化超级无敌战舰
完本推荐: 龙族全文阅读星河大帝全文阅读抗战之神风传奇全文阅读刀剑神皇全文阅读非职业半仙全文阅读道士下山全文阅读星河至圣全文阅读警神全文阅读我的姐姐是大明星全文阅读诛仙全文阅读我的极品美女们全文阅读重生之封神演义全文阅读绝美冥妻全文阅读通天武尊全文阅读重生之相府嫡女全文阅读七零之悍妇当家全文阅读草根石布衣全文阅读夜色深处全文阅读帝尊全文阅读异界流氓天尊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的家里居然有矿末世之深渊召唤师那年夏天,栀子花开九龙拉棺造化之王他出自地府科技图书馆钢铁蒸汽与火焰没有谁,我惹不起异界召唤之千古群雄策行三国英雄联盟:冠军之箭变身荒野女主播人间最得意校园第一废物首富杨飞星汉灿烂,幸甚至哉毒医特工:邪君狂后万古大帝剑徒之路捡个杀手总裁老婆军痞农媳:山里汉子,宠炸天!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我的老婆修仙归来九幽天帝我的奶爸人生妖龙古帝神医弃女万界之全能至尊我老婆是花木兰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最新章节手机版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全文阅读手机版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txt下载手机版 - 暗影熊的全部小说 -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春秋小说移动版 - 春秋小说手机站